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慢熱。慢熟。慢半拍。

分手那天。她並不想哭。卻在路上止不住眼淚。
「你知道分手這刻。就是完全放下。不會再難過了」。他說。

她回想著這句話。站在路邊。
難過才正要開始。有種什麼都比別人慢。的難過。

 

 

廣告

記憶

事實。總遠比自以為想像中的。難過。

強顏歡笑是慣用伎倆。
假裝不痛不癢是向來強項。
不用擔心。總會努力的。開心。
時間會過。傷口會癒合。疼痛會冷卻。

只是。
記得那痛。記得那止不住嚎啕大哭的水聲。
記得那以為不會哭。卻不自覺掉淚的記憶。
記得那失去的沉澱。放手後好深好深的缺口。

記得那痛。
記得那失去後的事實。遠比自以為想像中的。難過。
難。過。

記得過的  那盞燈  │  天亮  │  心意  │  關不掉的錄音機  │  OFF  │  

 

做了好長好長的夢。走了好久好久的夢。

那是一個低彩度夢境。像新加坡華人電影色調。和極黑色剪紙。
夢裡我是個小女孩。有一個很疼我卻不是親爺爺的爺爺。
爺爺很會剪紙。只剪一些很特別造型的奇形怪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圓嘴巴鳥。
圓嘴巴鳥。尖尖嘴的末端是圓形。不尖。不酸。不傷人。
爺爺剪了很多。天馬行空的造型都是爺爺的正字標記。

每天的每天。爺爺會牽著我的手去上課。下課。
走了好多好多的路。石頭路。柏油路。山路。小路。
有並排一起手牽手。有爬坡下山一個樓梯上下前後走。有邊玩邊走。邊跑邊走。
不管如何。爺爺的手始終沒有放開過。

一直到那天。只有夢境才會有的場景。
從山上往山下。左右 2 邊是往下的樓梯路。中間有一整排房子。
我們一人走一邊。 手牽著手不放開。隔著房子手拉的好長。好長。
樓梯往下。房子卻沒有往下。逼得我們只好。只好。把手鬆開。
透過房子窗戶。還看得到爺爺跟著我一起往下。像遊戲一樣。我們還會透過窗戶揮手招手。
只是。上個窗子還看到爺爺。下個窗子就消失。再下一個也不見爺爺蹤影。

我慌了。怕了。
迅速的奔下樓梯。試圖從山下繞過去另一頭樓梯找爺爺。
誰知道一轉過去。那場景變換是一片荒山野嶺。碎石雜草叢生。
有我最怕撕牙裂嘴的野狗。有像七夜怪談地上爬的女鬼( 瞎 )。有莫名的飛蟲腐蝕物。
都足以讓我卻步猶豫地哭了起來。掙扎著為了爺爺。鼓起勇氣不斷小心踱步的前進越過。
一越過後。卯足全力的飛奔往前衝。直直衝到最山頂。四處張望。還是找不到爺爺。
就在那時。看到一棟建築物。有著透明的屋頂。
透明的屋頂。裡頭飛著好多好多。圓嘴巴鳥的黑色剪紙。很快樂的飛著。交錯著。

我哭了。就像小女孩還一樣歇斯底里的放聲大哭了。卻掉不出任何一滴眼淚。
小小的心裡知道。爺爺離開我了。而那些圓嘴巴鳥。是爺爺特地留給我。陪伴我的。
那放開的手。再也找不回來了。

這是距今 3 年前分手時。我做了個好長好長的夢。走了好久好久的夢。

心意

曾經以為的天長地久。
 
情人間。藏有很多小細節。小體貼。
不用言語的簡單動作。
不用黏膩的簡單關心。
如果懂。請好好珍惜。收到心裡。
 
常常有人問。是愛。還是習慣。
對我來說。我不劃分。我都在乎。
因為有愛能相處到習慣。因為習慣所以更愛更珍惜。
如果懂。請有共識。才會彼此在乎。
 
愛不愛。在於有沒有心。
心離開。就結束。
 

天亮

時間。過的很快又很慢。
清晨的天空依舊會亮。
每天的生活照常要過。
努力久了的笑臉。不用勉強。很好學會。
 
只是。有時候。
笑容中還帶有一點思念。
笑眼中還藏有一些眼淚。
 
我知道這樣不好。
因此。我會一併。
把你離開說的那些重話。再說給自己聽一次。
請自己。面對現實。學會忘記。
 
學會。更勇敢。
  

那盞燈

 
習慣了停好車走路回家。
習慣了在這條路上打電話報備說到家。
習慣了一直都是那盞燈陪我。
習慣了相信自己好久以前就是一個人。
習慣了。其實你在不在。真的都一樣。
 
好久沒停好車走路回家。
好久沒走在這條路上打電話報備說到家。
好久沒從這個方向看那盞燈。
好久的習慣會忘記。會丟掉。
一個人就一個人。
就是承認怕寂寞也不會死。
 

一切都是最好的決定

「一切都是最好的決定」

故事大概是這樣開始的。

有一個很愛打獵的國王和一位老是說「一切都是最好的決定」的大臣。他們倆感情很好,總是一起去打獵。國王打不到獵物時,大臣就會說沒關係,這都是上天給的最好決定,也許動物命不該絕之類的話。

這一天,國王又出去打獵了,碰上了一頭獅子王,沒射殺到獅子反被咬了一口,不見了小指頭。回到城堡裡後非常生氣的包紮傷口,一邊跟大臣抱怨著,沒想到大臣還是一慣語氣安慰他:也許這是上天安排最好的決定。國王當然生氣的說:「我都受傷少了小指頭,你居然還說這是最好的決定,那我現在把你關到大牢裡,也是最好的決定囉!!」大臣說:「如果你真這麼認為的話,也許這就是最好的決定」,氣炸的國王二話不說就把大臣關到牢裡了。

關著關著,少了大臣陪國王聊天,國王悶的發慌,決定在跑出去打獵了。這一次碰上了食人族,食人族看到白白胖胖的國王好開心,把國王放在滾燙的熱水中煮阿煮,等到祭司要開始祈福時,才發現國王居然沒有小指頭,氣憤的說:「你這個不完整的軀體,怎麼可以獻給我們的神!!」於是把國王丟到一旁,國王逃回城堡之後,馬上放了大臣並說:「這小指救了我的命,果然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決定」,大臣說:「是阿~如果你沒把我關到大牢,今天就是我陪你去打獵,他們看你不完整一定會拿我開刀,所以我說阿,這通通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決定」。

———————————————————————————————

以前。只要有人發生不愉快的事,我都會講這個故事給別人聽。
做稿電腦當機沒存檔時。雖然有點白目。
但我也會安慰自己說電腦做這個決定。可能是我圖做的不好。
現在。近7年的感情分手了。放手了。我也是用這個故事安慰自己。
也許這一切都是最好的決定。他決定分手這個決定。
在我沒什麼大風大雨的人生中。投下了一顆人生中最痛的一個月核彈。
今後的我會自己一個人走。我想走出依賴。走出習慣。
我想。老天安排好這一切都是最好的決定吧。
雖然我承認想到心還是會痛。但是未來還有好長的路。要開心!!
 
阿肥。阿豬。小白。糖。敏。小郭。天才。嚕嚕。chung。
謝謝你們當我的垃圾桶。讓我時好時壞的情緒馬上能找到告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