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慢熱。慢熟。慢半拍。

分手那天。她並不想哭。卻在路上止不住眼淚。
「你知道分手這刻。就是完全放下。不會再難過了」。他說。

她回想著這句話。站在路邊。
難過才正要開始。有種什麼都比別人慢。的難過。

 

 

位置

 

掛上電話。顯得格外開心。

他不常打給她。或者幾乎說。很少。
她也不會打給他。因為沒有話題。沒有理由。

一年兩次。他們不會忘記彼此的生日。
即使再簡單的一句生日快樂。看起來都藏份量有誠意。

總有一個。留了特別的位置。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