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慢熱。慢熟。慢半拍。

分手那天。她並不想哭。卻在路上止不住眼淚。
「你知道分手這刻。就是完全放下。不會再難過了」。他說。

她回想著這句話。站在路邊。
難過才正要開始。有種什麼都比別人慢。的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