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天

第十八天。4月26日星期四。葡萄牙法羅。
人骨教堂。天意要我們來的城市。像一個孤獨空城。

才習慣西班牙人8-10點的晚餐時間。到了葡萄牙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摸不清楚葡萄牙的生活作息。街上道路人煙甚少。營業店家休息打烊。好寂靜。有點空虛。有點孤單。

翻了帶來的書。只有一章節順便提到這個城市。葡萄牙有2個人骨教堂。其中一個小教堂就在Faro。
這是教堂的正面。進去裡頭走過後花園才會看到用人骨蓋成的教堂。為表示尊重。我並沒有拍照。
只有將一顆顆的骷髏頭和肋骨堆砌而成的骨牆。拼蓋構成的圓形拱門留在記憶裡。
最大最觀光化的人骨教堂不在這城市。因此我體會的這一間教堂。小小的。很樸實。並未觀光化。
看得到殘缺破碎的人腦。看得到簡單的基本組合架構。不恐怖。不陰森。骨頭。既脆弱又堅實。

人。不也一樣。

廣告

第十七天

第十七天。4月25日星期三。葡萄牙法羅。
這是一個非常難忘的過程。

從來沒想過真的會趕不上飛機。從來沒想過前往機場的巴士一小時一班還會突然客滿。
第十六天下午18:50飛往葡萄牙波特Porto已訂好的飛機。我們心急如焚坐上的巴士18:25才到機場。
在人生地不熟語文不通的偏僻機場。看著應該是我們班次的飛機起飛。五味雜陳。

然而更慘的是。下一次到Porto的班機位置只剩明早一個名額。
要到葡萄牙。只能選擇明天下午2點。飛往Faro。Faro在哪。誰知道。只有這個選擇。
除了浪費在Porto已訂好的旅館錢。浪費已訂好的18歐廉價機票。還要再多付75歐機票錢。
再說還必須耗到明天下午2點。才能離開這鬼地方。
那天晚上。我們睡機場。睡在硬梆梆的椅子上。睡在冷冰冰的地板上。我。又開始寫明信片。又整晚睡不著。

終於天亮。終於中午。終於第十七天。終於上飛機。廉價航空不提供任何餐點。有需要的話必須額外付費。
當飛機安全著陸在葡萄牙土地上。顛簸的過程讓機上的每個乘客都拍手鼓掌叫好。掌聲如雷。又是好笑又是驚。
好小的飛機。小到我數的出來這是200人座的飛機。小到一切都自己來。
終於。還是到葡萄牙了。

Faro。葡萄牙南部海港都市。
踏上沒做功課的領土。只能先找到tour information。問了交通和便宜旅館。拖著行李前進。
越是不順利越是要吃大餐讓心情開心。找到旅館後。我們決定跟著當地人去餐廳吃頓好的。
沒想到每間爆滿的餐廳。每個人桌上都是點這道菜。麵包。啤酒。可樂。蝸牛餐。
「小姐。跟旁邊這桌一樣來一份。」
我看著蝸牛。看著蝸牛觸角眼睛看著我。遲遲不敢入口。勉勉強強專挑小隻下手。還是不愛。不過總是難忘。

會來到Faro這個都市。是天意。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