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

第四天。4月12日星期四。泰國曼谷。
就是這麼的幸運。為了等西班牙班機入境泰國8天。剛好碰上泰國新年4/13-4/15。
目睹傳統習俗舞蹈表演。經歷盛況空前3天3夜的潑水節。
 
這一晚。以外國人居多聞名的考桑街提早開跑新年。
整條街像下過場大雨。有現場連線記者報導。有整群外國人拿著水槍霸著路中央噴水。
舞台上一場接一場金碧輝煌的服裝和曼妙舞姿。舞台下溼答答人擠人水洩不通。
那晚的夜景。建築物都添上了燈光。像是一幅漆黑畫布。灑上了不同層次金粉和金色筆觸。格外顯眼。
 

第三天

第三天。4月11日星期三。泰國曼谷。
從白天走到夜晚。從觀光景點玩到時尚夜店。bed。外國人需要有護照才能入場。
名為bed的夜店。外觀造型很顯眼。像個大型球狀太空艙。投射著迷幻燈光和大肆渲染節奏音樂。
內部一樓滿滿的跳舞人群。二樓兩側空間是整排的床。可以躺著喝酒。躺著聊天。躺著站著沒人管。
 
跟著書上介紹找到這裡。運氣好到不用門票有人帶我們入場。搭訕的外國人聊著破爛英文請我們喝酒。
放肆的音樂理應讓人放鬆跟著擺動。甜膩的酒香理應讓人微暈感到幸福。
只是。這種氣氛。一群人來才好玩。少了你們少了安全感。少了自在。多了那份戒心。那點拘謹。
不過就只是到此一遊傳說中的極簡主義時尚夜店罷了。
 
很多時候去哪玩都好。吃什麼都好。重點是咱們朋友聚在一起的那種氛圍。那種開心。那種輕鬆。
 

第二天

第二天。4月10日星期二。泰國曼谷。
各式各樣高彩度色彩鮮豔的計程車。行駛在高速公路爭相比美花樣對比的T-bar叢林。
真是一個colorful的都市。我說。
 
超市。發現是個小型的色彩結構縮影。
紅的紅。綠的綠。不加掩飾極力的表現出飽和與飽滿的張力。
陽光。熱情。笑容。都是那麼地直接。那麼地強烈。那麼地色彩般高純度。
 

第一天

第一天。4月9日星期一。泰國曼谷。
從機場坐上巴士。看著窗外好大的天空。我告訴自己。旅行真的開始了! 開始了耶!!
 
星期一的泰國讓我莫名其妙。10個人中有8個人穿黃色衣服。
星期一的泰國讓我記憶深刻。天上掉下來的真的不會是禮物。是鳥屎。
第一天的幸運指數應該可以中樂透。好端端的白衣服。左右2邊都被飛行物體留下印記。
這趟旅行一定會超級好運吧。我想。
 
後來聽當地人說。
黃色是泰國皇室的代表顏色。加上泰皇是星期一出生。所以很多人會在星期一穿上黃衣服。
去年是泰皇登基六十周年。更多民眾還一整年都穿黃色衣服表示尊敬。
泰皇在泰國簡直是他們的神。好虔誠的信仰。我想。
 
 

起點

一個半月的出走。
我沒有買任何一個紀念品給自己。只有寫了一封又一封的明信片寄回台灣。寄給朋友。
我沒有大開眼界拍照留念的心情。只有走在慢台灣6小時的國家。不斷試問自己現在心情。
筆劃留下的日記和腳步留下的足跡。誠實的告訴自己。

你知道離開的人真的比被留在原地的人。遺忘的快。
你知道距離了半個世界遠。此時此刻有沒有人會想念我。
你知道這裡的陽光曬了好舒服。這裡的草地好適合午睡。這裡的甜點我好愛。
這裡的風好刺骨。這裡的日夜溫差好極端。這裡的機場和路邊一點都不好睡。
你知道我有好多好多的話。心裡面卻怎麼也想不起那一張臉。該對誰說。該擁抱誰。
所以我寫了一封又一封的明信片。全部全部寄給你們。我想念你們。然後我回來。

這只是一個起點。我還有好多想做的事情。想學的東西。想要的故事。想要的豐富。

 

前進另一個城市

就要離開台灣了。搭著今早8點45分的飛機。5月21日才回來。
留下這篇之後的網誌。跟著停擺。1個半月之後。期待再相見。
 
翻開地圖。圈出一個點又一個點。馬德里。巴塞隆納。葡萄牙波多。里斯本。塞維亞。
一點一點連成一線。繞了西班牙。玩到葡萄牙。翻了一圈。從塞維亞在一路玩回馬德里。
查夜車。查低價航空。訂旅館。訂國內班機。敲定每個大大小小瑣碎的時間點。住宿的地點。
好多好多令我頭痛的功課。好多好多英文西文網站。好多好多一點都不像我隨性作風的態度。
好多好多的雜事讓我覺得。沒有kiki。我根本沒有資格去流浪。
 
總之。這一天還是到了。不論如何。今早。就要離開了。
沒有異常興奮。沒有特別期待。朴在奎在【DUTY FREE】有句話說。旅行的代名詞,就是放空。
我想是吧。
 
這一篇。特別謝謝有情有義的超哥。凌晨5點要送機。送機後再回來上班。想到就感動的痛哭流涕。
今早8點45分的班機。再見。我的朋友。
 

申根簽證

又是一個功課。不斷推著我前進完成。
 
西班牙申根簽證。早耳聞刁鑽詳密的審核。最好備齊所有證件。以免跑上第二趟。
除了填寫最基本的親筆申請單。護照。證件影本。機票影本。西班牙訂房影本。照片。
入境超過30天。還要附上銀行開立存款證明以及英文說明解釋函。
好不容易自以為一切都能順利過關。卻。當場被抓包!!
 
「小姐,你的照片跟身分證是同一張,新身分證發照日期距今已經超過6個月了!」
「我…我…..恩….是超過了….好吧…所以…我要請假再來一次喔….哎呀!!….!!」
 
申請時間從早上9點到11點半。雖然下樓快照花了我400元。
依然趕不上時間。逃不過要去第二趟的魔咒。
好在。那天下午。我要謝謝jenson。謝謝據他的描述說他公司離西班牙辦事處很近。
謝謝他說可以幫我跑一趟辦事處。送齊資料。接著隔一個禮拜。再幫我取件。
天殺的。真的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