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場滑雪

 

「需要人工呼吸嗎 ?」教練跑過來說。

再一次滑倒之後。摔到同樣的尾椎位置。
我躺著一動也不動不知道幾分鐘久。看著天空飄下白雪。發呆和發疼。
直到教練的臉出現。「需要人工呼吸嗎 ?」

2009 / 2 / 15 ~ 2 / 19 。一年一次。我又跑去滑雪了。日本新潟。苗場。有 Night  Ski 。
白天滑不過癮。晚上吃完飯後繼續上裝備。管他腰酸背痛。管他刮風下雪。繼續練習。
去年初學練落葉飄。今年練 S turn 。摔得比上次少。卻摔得比上次重。
因為尾椎實在摔到痛不欲生。滑起來比上次俗辣很多。不敢衝。只好進步變小。心情失落變大。

貪玩硬玩的下場。現在無時不刻。
我都感覺得到尾椎在發炎抗議。胸前肋骨在發疼。小腿蘿蔔在長大。大腿在瘀青。
周一掛號運動傷害復健科。要去照照 X 光。全盤大檢查。
沒關係。我有一年的時間慢慢治療。
等待明年雪季來臨。準備更好的護具。健健康康不怕痛才能卯起來。繼續貪玩 !